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都市玄幻 欲之沉沦】(34)作者:p474400487
【都市玄幻 欲之沉沦】(34)作者:p474400487
字数:12016


              34代价与福祸

   凌玲搂着方烈,到处去游山玩水,使得看见他们的青年才俊羡慕嫉妒不已, 对于这个,方烈得意的搂着凌玲的柳腰,微笑回应无数嫉妒的眼睛……

  凌玲内心幸福无比,搂着心魔迷惑成凌战的方烈,专门选择景色优美的地方 去游玩……

  黄昏时分,凌玲与方烈准备还游玩一会就回去,两人一边手拉手的御剑飞翔, 一边欣赏黄昏的美景,过了片刻,忽然凌玲一脸兴奋,高兴的指着一个方向,转 头对方烈娇声道:「相公,你看,哪里好美啊,我们过去看看吧……」

   方烈看着满脸高兴,娇媚倾城的凌玲,一时间看呆了,内心的欲火无法控制 的沸腾起来,不过他强忍下来,往凌玲所指方向一看,果然不远的地方有处世外 桃源般的地方……

  两人加快速度,没多久,凌玲就拉着方烈降落到目的地了,,凌玲急不及待 的环视一周,发现这里真的很美,四周围种植不同的植物,并且开着五颜六色的 鲜艳花朵,形成百花争艳的美景,散发出的清香混合成百花香,,凌玲还看见有 个颇大的池塘,池水清澈碧蓝,飘散出阵阵灵气,而且,池塘边不远处,还有一 间精致,用灵竹搭建的屋子……

  他们的到来好像灵动了这里的主人,方烈只见紧闭的屋门,发出「吱」的轻 微响起打开了,接着,走出一位身穿白色长裙,身材高挑,性感,绰约多姿,容 颜娇媚惊人,貌若天仙的绝色美人……

  这一刻方烈看呆了,眼前不远处的绝色美人跟凌玲竟然是同一级别的美人, 两人不分上下,难以判断出那个更美一些,。

   不过就在这时,还没等绝色女子开口,凌玲突然脸色一变,眼神杀意腾腾, 提剑就刺向女子,并大声娇怒道:「啊,淫贼,我要杀了你……」

   方烈见状大惊,可是已经来不及阻止了,不过下一刻,他震撼了,只见绝色 女子,眼神一冷,抬起娇手往前方一拍,顿时,凌玲整个人昏迷不醒倒飞跌落池 塘里……

  方烈见状立刻飞到池塘,将湿漉漉的凌玲捞起,然后急忙敬畏解释道:「前 辈息怒,师妹不是有意冒犯前辈,只是她心魔入体,被迷惑了,才会向前辈动手, 请前辈饶命……」

   绝色女子闻然,眼中的杀意,被好奇代替了,看着凌玲,放出神识包裹她, 才不禁开口发出悦耳的娇声赞叹道:「好一个绝色美人,果然被心魔入体了,既 然来到我这里也算是一场缘分,进来吧,……」说完就转身进去屋子里……
  方烈听见后内心一惊,知道眼前深不可测的女子要出手为凌玲驱除体内心魔, 这下他慌了,知道凌玲心魔驱除后,就会恢复以前对他的态度,也休想再继续跟 她欢好双修,但是他如果表现出任何异样,被绝色女子察觉,知道他的所作所为, 他不知道会不会被女子愤怒杀害了……

  经过内心的挣扎,方烈最后还是一咬牙,抱着昏迷不醒的凌玲走进屋子里面, 然后按照女子的要求将凌玲放在床上……

  方烈站着屋子外,内心一阵焦躁,不时看着紧闭的屋门,最后只能无奈的叹 息一声,这时他才记得绝色女子,原来是大名鼎鼎的蓝兰仙子,天资聪慧,年纪 轻轻,实力深不可测,听说已经很接近大陆高层的层次,被大陆公认最有可能达 到昊天境界的传奇女子,不过,还听说那次魔主出手,将她的宗门上下全部俘虏 了,当时她也差点被俘虏,被昊天解救了。

   而这时屋子内,凌玲眼睛紧闭昏迷不醒,盘坐在床上,蓝兰盘坐在凌玲背后, 娇手按在的后背,闭上眼睛,放开神识,认真观测凌玲的体内变化,。

   足足一炷香,蓝兰张开了眼睛,喃喃自语道:「嗯,原来这就是心魔入体, 我倒是可以将她体内的心魔驱除,不过,我听师父说话,心魔虽然可怕,但是如 果觉得心智坚定之人,会故意引动心魔来修炼,,我现在感觉到了瓶颈,如果没 有其他外力的帮助,我起码又过几十年才有机会尝试进阶,而大陆现在这个时候, 我可能等不到那天了,而且师父他们不知现在如何,还有他,我不想再看见他受 伤了,所以我可不能就这样坐以待毙,嗯,就这样吧,她体内的心魔不算太厉害, 以我的实力足以应付,,先试试吧,如果觉得可以,再引动心魔……」

   蓝兰眼神坚定,深呼吸一口气,闭上眼睛,运转灵力,神识,将凌玲体内的 心魔黑雾排除,然后吸收没入体内,。

   半柱香过去,蓝兰将凌玲体内的心魔完全排除,并且全部吸收了,她依旧没 有动,不过眉头忽然微皱,额头出现一些汗珠,。

   足足一炷香过去,蓝兰睁开了眼睛,吐出一口气,优雅的擦拭额头的汗水后, 感应一下,低声兴奋的自言自语道:「嗯,我的神识增加了一些,果然,渡过心 魔对神识有增长,经过这次,我有更大的把握渡心魔了,不过我可不能冒险,我 该怎么办???」

   就这样蓝兰想了良久,终于被她想到了方法,平放好昏迷不醒的凌玲后,她 就外屋门外走去,。

   打开门,发现不起眼的方烈一脸焦急的开会走动,误以为他担心凌玲,因此 蓝兰觉得他本性不错,看着他道:「你师妹的心魔我已经解除了,你随时可以带 她离开,不过,你得先帮我一个忙才行……」

   方烈闻然,内心一阵无奈,对蓝兰怨恨起来,要不是她多管闲事,凌玲师妹 就会一直当他是相公,那么他就能随时都可以跟她双修欢好,不过这些话他不敢 说,也不敢表现出来,看了一眼,容颜娇媚惊人,面无表情,眼神冷漠,拒人千 里冷艳的蓝兰,恭敬道:「多谢前辈出手相救,不知前辈要我做什么,我定当尽 力……」

   蓝兰闻然,不由露出一丝微笑,点头道:「好,我要你做的事其实很简单, 你这几天就在我这里住下,我待会给你一个铃铛,如果有天你听见我大声叫你, 你什么也不用想,运用我教你的方法,将铃铛敲响不要停就行,知道吗!!」
   方烈听完后,觉得不是什么难事也就答应下来,不过还是忍不住问蓝兰为什 么要这样做,蓝兰想了想,害怕到时她被心魔迷惑会带来的危险,还是跟他说出 她要主动引发心魔的事情,看见方烈一脸苍白时,不由安慰只要他能按照她的要 求,那么她就能清醒过来,所以叫他不要害怕,说完也不再理会方烈,进屋关上 门,就开始准备引发心魔了,留下一脸难看铁青的方烈……

  就在当晚,蓝兰盘坐在自己的床上,主动的引发了心魔,第二天中午,昏迷 不醒的凌玲睁开眼睛,迷茫的左看右看,不知道为何出现在这里,不过下一秒她 脑海响起了蓝兰的声音,知道这里是哪里了,……

  凌玲走出屋子后,发现站着池塘看着池水不知想什么的方烈,她当时正要打 招呼,不过就在这时,脑海出现了一幕幕的画面,那是心魔入体被迷惑时,与方 烈主动热情疯狂双修的所有画面,她当时愣住原地,满脸苍白,脸色无比难看, 无法控制的流出了悲痛欲绝,生不如死的泪水,娇体颤抖不已,。

   直到方烈察觉到背后有人,转身发现原来是凌玲,满脸兴奋的来到她面前, 看见她脸色苍白,流着泪水,娇体颤抖时,他满脸关心询问她时。

   凌玲终于回过神了,不过还是无法接受这么残酷的现实,抬头眼神厌恶,怨 恨的看着方烈,用力的一巴掌打在满脸关心的方烈脸庞上,娇怒骂他:禽兽,畜 生,。然后流着泪,生不如死的飞走了……

  方烈如同被打傻了,愣住原地,当回过神来时,凌玲已经不知踪影了,他想 去追,但是他不知如何解释,最后他将所有的责任归咎与蓝兰的多管闲事,让他 失去了凌玲。

   接下来几天,方烈整天神不守舍,在想着凌玲发呆,中午时分,蓝兰突然大 声娇道:「方烈,摇铃……」

   方烈是听见了,不过却一阵冷笑,也不理会蓝兰,起身就摔烂铃铛,准备离 开这里,他之前不离开就是怕,蓝兰渡过了心魔,到时找他算账,现在确认她渡 不过后,立刻就报复她的多管闲事了……

  不过方烈刚要离开,屋门突然打开,那一刻他的心几乎要停止了跳动,接着 一股恐惧充满内心,艰难的转过身,看见蓝兰现在身后,愣愣的看着他,,不过 没等方烈开口,蓝兰反而先开口道:「进来吧。」然后就转身进去屋子……
  满身冷汗的方烈,一头冒水,不过见她没有杀意,最后没有办法,只好硬着 头皮进去屋子……

  进入屋子,蓝兰早就坐在凳子上,叫他坐在对方的凳子上后,冲了一壶灵茶, 倒了一人一杯后,叫他品尝品尝。

   方烈内心恐惧,强装镇定的喝了一口灵茶,感觉甘甜可口,还有安宁心神的 功效,不由赞叹一声:「好茶!!」

   蓝兰微微一笑,也喝了一口,娇媚迷人的微笑,优雅的姿势,让方烈一时间 看呆了,待蓝兰发现眼前之人痴痴的看着自己时,脸色不禁一红,害羞的低下了 头,不敢跟他对视……

  蓝兰感觉又害羞又欢喜,偷偷的看了一眼对面而坐,痴痴看着自己的昊天, 不由娇羞道:「你,你不要这样看我,我会害羞的,。」

   没想到昊天,竟然如此回答道:「蓝兰仙子,你真美,那个魔主完全没法跟 你比,其实我在那次解救你那次,第一眼就已经深深的爱上你了,你的影子在这 些日子,都在我脑海里无时无刻的出现,直到今天我再也不想忍受下去了,所以 我才提前出关,向你说出我对你的思念,爱慕,,蓝兰仙子,不知你能不能给一 次机会我。」

   蓝兰闻然,娇体轻微一颤,内心又高兴又羞人,抬头看见眼神炽热爱慕的昊 天,再次羞涩的低下头,然后鼓起勇气,才点头羞答答柔声道:「嗯,其实那天 你解救我之后,我就已经无法忘记你了,那次看见你身受重伤,我真的很担心, 我有去看你的,不过听说闭关了,所以我就先回来,等你出关再去看你。,」, 英俊潇洒的昊天闻然,满脸激动,便在此时,忽然他捂住胸口,满脸苍白,表情 痛苦,蓝兰见状,满脸焦急的看着他,担心心痛道:「你怎样了,发生什么事了, 不要吓我,难道你的伤还没好吗……」

   昊天语气有些颤抖,艰难的道:「其实,今天我除了向你表白外,如果你接 受我,那么我就会跟你说的,其实这两年的闭关疗伤,我伤势虽然稍微康复一些, 但是我知道魔主的伤势比我轻多了,照这样下去,魔主恢复后,我也就只是恢复 六七成而已,如果魔主发动战争的话,我们这次绝对无一幸免被魔主俘虏的,所 以我不得不另外寻找其他方法,来提前恢复过来,所以我有个请求,虽然唐突, 有些无耻,不过为了大陆,我顾不上那么多了,既然你我都是知道对方的心意, 那么我希望你能尽快跟我双修,因为我需要你的元阴来恢复我的伤势,。」
   满脸担心心痛的蓝兰闻然,先是一愣,接着满脸艳红,无比羞涩的低下头, 很是不知所措,不知该如何回答他……

  昊天见状,不由立刻道:「蓝兰是我唐突了,这种事怎么可以如此草率,没 事,我还能忍受,我们还是慢慢来吧,嗯……」说到最后闷哼了一声。

   蓝兰听见,羞涩的抬起头,看见昊天脸色苍白没有丝毫血色,表情痛苦不已, 眉头紧皱,满头冷汗,当即心痛不已,看着爱慕的人如此模样,她顾不上羞耻了, 立刻温声心痛道:「不,我答应你,其实我早就决定,除了你我不会再接受其他 男子,所以我在答应你那一刻起,我的人已经是你的人,既然我们迟早也要做, 那我又怎能那么自私为了那微不足道的羞耻,看着你每时每刻的受苦呢……」
   昊天闻然,苍白的脸庞露出感动的表情,忍受痛苦艰难的道:「蓝兰,谢谢 你,你真好,我今生能拥有你,是我最大的福气,既然这样那么我们今晚就双修 吧……嗯。」最后又是一声痛苦的闷哼……

  蓝兰红着脸,不过见昊天如此痛苦,轻咬下唇,内心微微挣扎一下后,最终 强忍羞耻,羞涩不已,眼睛泪汪汪,心痛道:「不,我们现在就双修,我看着你 如此痛苦的样子,我的心好痛好痛……」

   昊天闻然就是一愣,接着满脸感动爱慕的站起身体,来到蓝兰的面前,一把 抱起她的娇体,往房间里面走去……

  至于蓝兰开始「啊」的惊呼一声,最后看了一眼英俊潇洒的昊天后,羞涩无 比的埋在他的胸膛不敢抬头,任由他抱着自己进去房间里面……

  房间内,昊天放下蓝兰平躺在床上后,两人对视了几眼后,昊天低头吻着蓝 兰淡粉的性感樱唇,蓝兰感觉嘴唇被吻,娇体一僵,接着她内心愉悦羞涩,娇手 无力的抵在昊天的肩旁上,眼睛水汪汪,眼神迷蒙,生涩的回应昊天的热吻……
  ……

  然而实际上却是,房间内,方烈眼神炽热淫邪,压着娇媚惊人,貌若天仙的 蓝兰疯狂的热吻索取,双手按在她饱满柔软的双峰揉搓着,而蓝兰也主动的生涩 回应着……

  随着蓝兰的吻越来越热情,方烈越发兴奋激动疯狂了,一边吻一边脱蓝兰的 衣服……

  半柱香后,地上一堆的衣服,床上的两人全身赤裸,疯狂的热吻,蓝兰发出 「唔唔唔,,」诱人声音。

   又过了片刻,两人呼吸困难的不再热吻,方烈粗喘着看了一眼,脸色殷红, 娇媚勾魂,眼睛半眯满含春意水汪汪,眼神迷蒙的蓝兰,低头就在她的脖子狂吻, 双手按在饱满的圣峰上,用力的揉搓,,内心无比激动兴奋,暗道:好香,好滑, 好嫩,蓝兰啊蓝兰,要怪就怪你多管闲事,不然你也不会有今天,你既然害我没 有了凌玲师妹,那么就有你来代替凌玲师妹做我的娘子吧,,哈哈,大陆公认的 传奇女子,今日就要成为我的女人了……哈哈,。

   方烈一想到竟然可以跟大陆最有可能成为昊天一样最强大,高高在上的蓝兰, 他就无比兴奋激动了,而且她的样貌身材完全跟凌玲一个级别,如此完美强大的 女人,方烈此刻已经不再去想凌玲了……

  「嗯,嗯,轻点,痛,嗯嗯,。」蓝兰感觉脖子被昊天狂吻,主动的仰头来 方便他,感觉乳房被用力揉搓,传来疼痛的感觉,忍不住,张开微微红肿的樱唇, 娇吟道……

  这一声娇吟完全引爆方烈的无穷欲望,双手捉住蓝兰修长的美腿,用力的大 大分开。

   因为这一下比较用力,「啊,痛,。」蓝兰痛叫一声后,眼神忽然恢复一丝 清明,顿时看见眼前赤裸的方烈后,「啊」的尖叫一声,运转所有的灵力,向四 周爆发而出,接着接受不了而昏迷过去……

  而方烈被蓝兰的灵力弹飞,「砰」的一声顺着墙身滑落,嘴角流着血,昏迷 不醒……

  日落西山,天空越来越暗,繁星渐渐浮现而出,皎洁的月亮也悄然高挂,当 繁星发出最耀眼的光芒,清冷月光照亮大地时,已经进去了深夜时分……

  池塘旁边的精致灵竹建造的屋子,屋门大开,借助照射进来的月光,发现主 人房间的房门也是大开着,房间的窗口照射进来的月光,可以清楚看见方烈全身 赤裸,靠在墙身眼睛紧闭昏迷不醒,嘴角有一条血痕,,床前的地上一堆衣服, 有白色的长裙,有白色的腰带,有黑色的裤子,粉色的内衣,内裤,,照射进来 的月光照亮不到床上,只能朦胧的看见大致的画面,只见此时,容颜娇媚惊人, 貌若天仙的蓝兰,娇体被一个强壮的黑影压在身下,蓝兰眼睛半眯,满含春意水 汪汪,晶莹的娇手环绕黑影的后颈,主动热情的跟他热吻。

   蓝兰伸出娇舌与舌头在半空交缠,脸色殷红,眼睛半眯迷蒙,妩媚勾魂,下 一秒,两人嘴唇与樱唇紧贴疯狂摩擦,舌头与娇舌在蓝兰口腔疯狂交缠,互相争 夺对方的唾液,「嗯,嗯,。」蓝兰呼吸娇喘,仰着头,脸色殷红,眼神迷蒙愉 悦,主动的配合黑影,方便他狂吻脖子……

  黑影一边狂吻脖子,一手揉搓饱满柔软的圣峰,一手伸到秘处抚摸……

  「唔,唔,轻点,痛,唔,不要再摸了,我感觉,唔,好奇怪。唔唔……」, 蓝兰娇手用力捉住身下的被单,仰着头,感受乳房被揉搓的酥麻感,乳头被吸吮 酥痒,有些疼痛的感觉,,,秘处被抚摸的舒服,异样的美妙感觉,眼睛水汪汪, 半眯,眼神迷蒙愉悦,感受秘处内流出阵阵热流,忍不住双腿紧紧夹住覆盖秘处 抚摸的手,无比羞涩的娇吟道……

  「唧唧」的吸吮声,「咕噜咕噜」的贪婪吞咽声,听得蓝兰满脸艳红,又羞 涩又刺激……

  过了片刻,黑影再也忍不住了,双手捉住蓝兰修长的双腿抬起,轻轻的大大 分开,急忙跪在两腿间,提着坚硬坚挺的狰狞阳具,对着秘处口,艰难吞咽一口 后,有些艰难的沙哑道:「蓝道友,,我要来了……」

   「唔,,嗯,嗯,啊,痛,,,轻点,啊,,痛啊,停下,,啊……好痛。 啊,。」蓝兰满脸疼痛,脸色有些苍白,额头全身汗水,眉头紧皱,眼睛瞪大泪 水汪汪,流着疼痛又幸福的泪水,感觉秘处包裹着一根烫热坚硬的异物,传来撕 裂的疼痛。,黑影停止不动,感觉阳具被紧紧包裹传来的极度美妙感觉,回忆刚 才突破阻碍的感觉,当即兴奋激动无比的自言自语道:「蓝兰,我终于得到你了, 你是属于我的……」

   「啊啊,好痛,啊啊,慢点,啊啊,,不要,啊啊,,求你轻点,啊啊,。」 蓝兰感觉秘处的异物,每一次的抽插都带来撕裂的疼痛,还有异样难以形容的美 妙感觉,紧抱趴在身上的强壮身体,娇手变成爪子状,指甲插入后背,双腿用力 交叉夹着虎腰,整个人微拱着,脸色恢复红润,满脸疼痛,眉头紧皱,眼睛泪水 汪汪,流着泪,红肿的樱唇半张,发出悦耳的诱人娇吟声,。

   「啪啪啪」的撞击声越来越快,黑影一边揉搓饱满的圣峰,一边埋头吸吮樱 桃,一边快速的抽插。

   房间里抽插淫秽声,响彻整个屋子,而蓝兰悦耳极度诱惑的娇吟更是响起整 个山谷,使得如同怡人优美的山谷充满无穷的春色。

   「啊啊,啊哈,,慢点,啊啊,,啊哈,,这么猛,啊,我受不了,啊啊!!」 血脉沸腾的淫荡呻吟,仿佛传到了九天之上,被皎洁的月亮听见了,害羞躲进了 厚厚的云朵中……

  片刻,原本黑暗,却有无数繁星的夜空,被厚厚的云朵遮挡了,黑夜变得更 加黑暗,漆黑一遍内心一丝的光亮,又过了片刻,毫无征兆的刮起狂风肆虐这片 世界,下一秒就下起倾盘大雨,并且厚厚的云层不时发出「隆隆」的响声,闪电 在云层表面游走……

  终于不知过了多了,「隆」的一声巨响,一道银白色刺眼的闪电,划破漆黑 的虚空,照亮整个世界……

  在银白色的闪电亮光照耀下,透过大开的窗口将房间里的一切都照亮了,, 昏迷不醒,嘴角流血的方烈,全身赤裸,看着墙紧闭眼睛的歪着头坐在地上,前 方的床上,满脸潮红,眼神迷离愉悦陶醉,眼睛半眯水汪汪,仰着头,娇手撕划 身上男子后背,修长的双腿交叉缠绕男子腰间,半张红肿樱唇,娇媚惊人,妩媚 勾魂的蓝兰,娇体痉挛,吐气如兰发出「啊……」悦耳血脉沸腾的娇吟。

   蓝兰身上的男人,埋头在她脖子吻着,舔着,强壮的双手紧抱她的娇体,阳 具用力的顶向秘处深处,整个人一动不动,下一秒,兴奋激动,声音有些疯狂沙 哑道:「蓝道友,虽然我是真心爱慕你的,不过也知道你不会接受我,所以对不 起了,与其便宜别人还不如便宜我了,蓝兰对不起了,我要吸收你的元阴了,」
   男子刚说完,满脸潮红,眼神迷离愉悦陶醉的蓝兰,忽然,半眯的眼睛瞪大, 眉头紧皱,表情痛苦难受,脸色快速开始变白,额头流出冷汗,娇手用尽全力撕 划厚大的后背,交叉缠绕腰间的双腿松开,在床上疯狂乱蹬,乱踢,张大红唇的 樱唇,发出痛苦的惨叫声道:「啊,,。不要,啊,,昊天求你不要再,啊……」
   惨叫响遍九天,可惜,被雷声完全淹没,过了很久,一个身穿黑色长袍,样 貌粗狂,满脸胡子,颇为凶神恶煞之相,身材高大,强壮威猛的中年男子,走出 屋子,回头一看房子,带着满脸遗憾不舍,却淫笑着的冒着狂风暴雨,雷鸣闪电 下离开了山谷……

  第二天早上,没有了狂风,也没用了暴雨,更没有了雷鸣闪电,而且天气更 是万里无云,天上晴朗。

   鸟语花香,灵雾围绕,景色怡人优美的山谷,忽然被一声「啊,,不……」 女子凄惨的尖叫打破……

  房间内,蓝兰满脸苍白,流着泪,生不如死,樱唇红肿,秀发凌乱,坐在床 上,看着自己全身赤裸,满身都是吻痕,牙齿痕,看见双峰布满青色指痕,秘处 血肉模糊,芳草都占有鲜血,还有白色的精液,被单上一大片的落红,还有几团 红白色的液体,不但如此,修为更是降了一个级别,因此无法接受的惨叫道。
   然而就在这时,一个英俊清秀的男子,突然冲了进来,还没来得及看就问道: 「兰兰,发生什么事,啊。兰兰你跟他……」当看见面前的情况后,满脸震惊, 接着满脸悲痛的看着赤裸的蓝兰与陌生赤裸的男子……

  蓝兰看见来人,「啊」的惊呼一声后,,更加生不如死,看了旁边眼睛紧闭, 全身赤裸的方烈,痛不欲生的痛哭起来:「呜呜,,呜呜呜,,刘严哥哥,呜呜,, 杀了我,呜呜,,我不想活了,呜呜,咳咳,呜呜,,呜,。」

   刘严闻然,看着痛不如死的蓝兰,突然觉得事情不是他想的那样,连忙过去, 紧抱蓝兰,满脸悲痛的哽咽安慰道:「兰兰,不要怕,我会保护你的,,呜呜, 我对不起你,是我来迟了,呜……」

   蓝兰感觉被抱着,娇体一颤后,连忙用尽全力紧抱刘严清瘦的身体,更加悲 痛欲绝的悲惨痛哭起来:「呜呜,,刘严哥哥,呜呜,呜呜呜,,我好想死,呜 呜,。呜……」

   ……

  山谷中回荡着蓝兰与刘严的悲痛哭声,让怡人的山谷变成悲伤的禁地……
  良久后,刘亚提着满脸恐惧,脸色苍白的方烈飞出了山谷,没多久,一阵无 比凄厉的惨叫在离山谷不远处响起,。

   中午时分,刘严拉着,眼神绝望空洞,眼神暗淡没有灵动的蓝兰离开了山谷, 不知了去向……

  半年后,一处世外桃源,人间仙境的幽谷内,一间灵竹建造的屋子里,厅堂 的墙上贴着一个红色的喜字……

  紧闭房门的主人房内,一堆红色的精美衣服扔在床前的地上,床帘遮挡的床 上,一具白净的赤裸身体,压着一具冰肌玉肤,滑腻似酥的娇体……

  英俊清秀的刘严,满脸兴奋激动,眼神爱慕炽热,看着娇媚惊人,脸色红润 的蓝兰,再次忍不住低头,嘴唇印在红唇上,温柔的热吻起来,双手不由自主的 按在饱满的圣峰,温柔的揉搓起来,……

  蓝兰感觉被吻,看着尽在眼前炽热爱慕的眼睛,感受嘴唇被吻,乳房被揉搓, 娇体不由来一颤,明亮清澈的眼睛不由一片黯然,连忙闭上眼睛,主动生涩的回 吻着,内心却悲伤不已的暗暗道:昊天对不起,我已经配不上你了,因为我的不 自量力,引发心魔入体,被迷惑失去了清白之躯,而且被吸收元阴后,导致境界 下降,还失去了问鼎巅峰之境的资格,现在的我永远都只能是一个稍微强大的修 士而已,今日我嫁给刘严也算断了我对你的爱……

  床上两人都吻的生涩,都是依靠本能在热吻,,不过这样不代表蓝兰就没有 感觉,刘严也很有耐心,没急着要了从小到大,一直爱慕的青梅竹马蓝兰娇体, 良久,蓝兰满脸殷红羞涩的感觉秘处流出了热流,睁开眼睛水汪汪,眼神迷蒙羞 涩,刘严一直关注蓝兰的一切变化,当感觉压着的嫩滑娇体,体温有些提高,加 上此时蓝兰无比勾人的眼睛,当即知道是时候了……

  不过刘严还是强忍着无穷的欲望,身体下移,双手捉住蓝兰修长性感的美腿 打开,看着她娇手捂脸羞涩不已后,低头看见浓密的幽黑芳草中,粉色肥美,没 有因为之前那次失神外翻,依旧如同以前一样,诱惑流出一丝爱液的秘处,刘严 艰难的吞咽一口,鼻子离秘处只有一点的距离,深呼吸一口气后,眼睛当即就通 红了,一股幽香还有淡淡的骚味混合的异味,涌入脑海中,。

   「唔,夫君你,啊,,不要,,哪里脏,啊,不可以啊,啊,求你,不要, 啊,好痒。不要舔,啊,。」

   「啊,,夫君求你,啊,不要再这样,啊,,哪里好脏的,啊。,唔,不, 啊,舌头钻进去了,啊,,不要,好痒,啊啊,」

   「唔,,不,啊,,不要吸,啊,,啊,,夫君求你,不要,啊,,我,忍 不住了,啊,,要尿出了,,啊,快停手,,啊,,不行了,,快离开,,不,, 啊。,。」

   蓝兰抬起头颅,往身下看去,看着埋头舔舐,吸吮的刘严,感受阵阵美妙, 酥痒的快感,满脸羞涩艳红,眼睛泪水汪汪,眼神迷蒙羞涩感动,忽然,一股异 样的酸痒,酥麻快感传来,然后感觉秘处深处要无法控制喷出一股淫液,当即娇 手紧紧捉住被单,满脸羞涩焦急,娇体一阵颤抖,连忙要刘严离开……

  不过刘严没有理会,下一秒,蓝兰再也忍不住了,翘臀本能的微抬,无比羞 涩,又屈辱的看着覆盖吸吮,舔舐的嘴唇与秘处的裂缝,喷出大量的淫液,到处 飞溅,,同时,蓝兰听见刘严贪婪发出的「咕噜咕噜」吞咽声,羞得恨不得找个 洞钻进去。

   几个呼吸后,蓝兰不再看埋头的刘严,娇喘着,眼睛泪水汪汪,眼神无神的 无力枕在枕头上,下一秒,她就「呜呜呜」的痛哭起来……

  刘严听见后,立刻一慌,知道做错了,蓝兰不喜欢他这样做,连忙离开秘处, 重新压在娇体上,温柔的道歉道:「娘子,对不起,我,我实在忍不住,。」
   蓝兰近距离看着刘严,满脸都是淫水,更加羞涩悲伤,娇手捶打刘严哭道: 「呜呜,呜呜呜,,你为什么要这样做,呜呜,,我说过哪里好脏,呜呜,叫你 不要了,呜呜,为什么你还要继续,呜呜,,为什么你要这样羞辱我,欺负我, 呜呜,你叫我以后这样做人,呜呜呜,,」

   刘严捉住蓝兰的手,满脸认真深情道:「不,,娘子你那里一点也脏,相反, 你哪里很美,很诱人,我没有故意羞辱你,我这样做是因为我爱你,娘子,你每 一个部位都让我着迷,让我情不自禁,我真的太爱你才这样,娘子相信我,好不 好,。」

   蓝兰闻然,满脸泪痕看着深情的刘严,内心异常感动,点头哽咽道:「呜, 嗯,,夫君我相信你,呜,,」

   刘严闻然,满脸高兴,低头再次热吻蓝兰的吻,有了这次的事情后,蓝兰感 动的同时,知道自己对刘严不是没有爱情的,或者只是多年前知道自己天赋比刘 严好多了,看着他的修为境界离她越来越远,觉得他配不上自己,所以她内心压 制那份感情,加上这半年无微不至的照顾还有经过这次的事情,内心深处的感情 被无限的增大加深……

  还有心魔入体的失神,内心不由来一阵强烈的愧疚,因此蓝兰感觉嘴唇被吻 后,也主动的娇手环抱刘严后颈,热情的回应起来,,经过这次的事情,两人更 加的疯狂,嘴唇在摩擦,舌头在交缠,唾液在争夺……

  两人越吻越疯狂热情,蓝兰竖力分开的大腿,不由自主的越分越开,当竖起 大大分开时,刘严一边疯狂热吻,一边伸手握住坚硬坚挺的阳具,紧贴在湿润无 比的秘处上下摩擦……

  蓝兰与刘严都感觉秘处与阳具摩擦带来的美妙感觉,两人都知道即将发生什 么事情,呼吸不由自主的变得急促,吻更加疯狂,当阳具抵在湿润的秘处口时, 两人都忽然停止了,不过下一秒,两人都正真的疯了,嘴唇与樱唇疯狂摩擦,舌 头与娇舌疯狂交缠,呼吸急促的争夺混合的唾液吞咽……

  「嗯,嗯……」蓝兰感觉阳具在入侵秘处内,忍不住一边热吻一边发出娇吟, 「嗯嗯,,,嗯嗯,,唔……」蓝兰娇手捉住刘严的大手,十指紧扣着,随着阳 具的入侵挺进,力度更加用力,最后感觉阳具用力一挺后不动,顿时一阵疼痛, 充实,酥麻的混合美妙异样感觉充满脑海……

  这一刻,两人默契的的离开了对方的嘴唇,呼吸急促,脸色艳红,看着对方 红肿的嘴唇,眼神深情爱慕的对视着,认真大量着对方……

  看着英俊清秀的刘严,蓝兰想起以前刘严对她的各种好,忍不住流出一行幸 福的清泪。

   刘严看着蓝兰,脸色艳红,嘴唇红肿,鼻子红红,满脸泪痕,流着泪,眼睛 泪水汪汪,眉头微皱,眼神深情爱慕,原本就娇媚惊人的容颜,此刻妩媚勾魂, 又楚楚可怜,娇弱,让他震撼了……

  「娘子,我爱你……」

   「夫君,我爱你,,」

   下一秒,两人再次热吻,不过这次没有了疯狂,温柔又深情的热吻,两人十 指紧扣着,「啪啪啪」的撞击声开始响起……

  夜越来越深,寂静充满虫鸣的幽谷,忽然一声声诱惑的女子娇吟,隐隐约约 的响起,使得幽谷多了春意盎然的感觉。

   床上,蓝兰仰着头,眼睛半眯,水汪汪,眼神迷离响起,晶莹的娇手按摩埋 头胸部的脑袋,修长的美腿,竖立着大大分开,挺着胸,主动迎合配合刘严的索 取,听着「啪啪啪」的撞击声,「噗噗」的低沉抽插声,「唧唧」的吸吮声, 「咕噜」的吞咽声,,感受着酥麻,酸痒,酥痒,充实,空虚等多种美妙的快感, 无时无刻的传递到脑海,蓝兰已经分不清那种感觉是被揉搓乳房,吸吮乳头,抽 插秘处传来的了,她只是尽情去享受着,也情不自禁的张开红肿的樱唇,发出悦 耳,诱人的淫叫:「啊,啊嗯,,啊啊,,嗯啊,啊,夫君,啊,嗯,啊啊,,」
   不知过了多了,春意无限,血脉沸腾的房间内,蓝兰脸色潮红,娇体痉挛, 娇手紧抱刘严身体,修长美腿抬起悬浮,眼神迷离失神,眼睛水汪汪,半眯着, 满脸享受,妩媚迷人,半张红唇发出「啊,。」的娇吟后,达到了高潮……
  与此同时,刘严用力一挺阳具后,也一动不动,不过他却满脸发白,满脸痛 苦,艰难的道:「娘子快运功吸收。」

   正在享受让人沉沦高潮的蓝兰闻然,先是一愣,茫然的看了一眼刘严,看见 他如此模样,又感觉秘处内的阳具这时喷出一股股烫热的精液,回想刚才那句话, 当即内心无比感动,眼泪无法控制的流着,最后看着深情的刘严,运用功法吸收 秘处的精液……

  片刻,房间内蓝兰紧抱,脸色苍白,下降一个境界的刘严,痛哭道:「呜呜,, 夫君,呜呜,,你为什么要那么傻,呜呜,为了我,呜呜,,你这样,呜呜,,」
   刘严擦拭蓝兰的眼泪,深情道:「你是我娘子,我不为你为谁,反正我资质 本来就一般般,而你却不同,你是大陆传奇的女子,天资过人,不可以就这样停 步的,你能成为我的娘子我已经没有遗憾了,好了,不要哭了,我又不是死了, 不就是跌落一个境界,再也无法突破吗,,不过,你要答应我,你要成为大陆最 厉害的女子,而到时我就成为大陆最强女子的夫君,你说这样不是更加好吗,哈 哈哈,。」

   蓝兰闻然,还是痛哭不停,不过却点点头坚定道:「呜呜,嗯,,夫君,我 一定会成为大陆,最强的女子,呜呜,」

   ……

  第二天,昨晚元神大伤的刘严没有力气继续下去了,吃了一些丹药,所以两 人拥抱着早早就睡着了,不过休息了一晚,稍微恢复一些后,睁开眼睛,就看见 满脸幸福,微笑着,娇媚惊人的深爱蓝兰,紧闭眼睛就在旁边熟睡,回忆到昨晚 的激情缠绵,软塌塌的阳具瞬间就坚挺坚硬起来……

  熟睡的蓝兰感觉小腹处被一根坚硬的异物顶着,顿时惊醒了,睁开眼睛当发 现刘严眼神炽热深情的看着自己时,立刻知道小腹的异样是什么了,慵懒的伸了 个极度诱人的懒腰后,娇手环抱刘严的后颈,满脸羞涩的娇嗔道:「夫君,我要, 给我……」

   如此血脉沸腾的诱惑,刘严哪里抵挡得住,感受胸膛被饱满的柔软双峰压着, 当即,翻身一压,低头就吻着恢复不再红肿的红唇……

  「唔唔,。」蓝兰热情主动的回应,经过运用的所以事情,她整个人的身心 都已经属于刘严得了,她不再倾慕昊天,最多就是敬畏,敬仰而已,,刘严大手 一动,原本覆盖身体的被子,顿时将他们整个人都覆盖了,……

  高高隆起起伏不定的被子,传出「唔唔」的娇吟,。没多久,忽然就传出刘 严的声音道:「娘子,好黑,帮我,……」

   接着传出蓝兰娇羞道:「谁叫你这样做,活该,啊,好烫,,好了,,夫君, 你要怜惜我……」

   「唔,,唔,,夫君,慢点,唔唔,,啊,,进来了,,啊,,」

   「娘子,你这里好大,好软,好香,。」

   「唔,,夫君,求你不要再说了,好羞人,。」

   「啪啪啪」

   「啊啊,,轻点,啊啊,,嗯,啊啊,啊,,痛,轻点吸,啊啊,,」
   隆起的被子起伏越发厉害,里面传出的声音,却越发的诱惑……

               【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菊花好养 金币 +12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